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標竿刊物

神的恩典與帶領

12/30/2008, 標竿刊物吳章俊英

神的愛是最大的恩賜和最妙的道,是基督的化身,也是最大的動力。在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平安順利的過完他的一生,苦難不過是神的工具,為叫我們學習信靠與順服。神不先告訴我們受苦的意義和原因,但不幸的遭遇都有神的美意,若神不許可,沒有任何事能臨到我們。

我生長在一個環境優越多妻制的家庭裡,祖父有兩個妻子,父親、叔叔也都有兩個妻子。民國三十八年,共黨叛變,我們全家隨同空軍由南京撤退到台灣,所有財產全部留下。在台灣的前幾年,生活很苦,家中每天爭吵不停,我心裡很憂傷困苦,在我就讀的高雄女中,有位同學,她是一個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她看我每天悶悶不樂,於是就帶我去教會聽道,就這樣我認識了這位全能的神。

我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向祂訴說我的心事與願望,我告訴祂,我想獨立賺錢奉養母親,決定畢業後暫不升學先找工作。經同學幫助,每天下學後,到一位修女家去學習英文和打字,兩年後,我畢業了,神的安排實在是奇妙,正在這個時候,美軍十三航空隊 (13th Task Force)來台駐防招考英文打字員,朋友替我報了名,但是他告訴我,報名的都是台中靜宜英專的學生,我心裡好失望,心想,我有什麼條件跟她們比呢?只好試試看了。

記得考試的當天下著大雨,進到考場等候的走廊,看見一張長桌前,坐著三位美國人,我的心已開始跳動,考試的程序是讀規則、口試和打字,也許是期望太大,輪到我考打字時,兩手發抖,打得亂七八糟。出了考場,我對朋友說:“走吧,沒希望了。”

回到家正好有教會的人在向母親傳福音,母親指著我說:“看吧!我女兒考試回來了,如果她這次能考取,我就相信你們的神。”

過了幾天接到通知,要全部人重考打字,正在失望中,神又給我一次機會,奇怪的是,這次重考,我一點也不緊張,順利考完,可是我仍然不敢妄想,因為數百名中只錄取三名,但是全能的神祂使不能的變成能,收到通知,我錄取了。感謝聽禱告的神,祂終於讓我如願以償。我把母親弟弟接到台南,母親從此不再拜佛,就連抽了幾十年的香煙也戒了。神的安排真是奇妙,搬定後才發現成功大學在家附近,於是把弟弟送進台南二中,我進成大夜校,從此我們過著快樂的生活。

幾年安定的生活,接著而來的是裁員,原本聽說裁四名,結果最後決定再加一名,正好是我。這位愛我最多的神,祂一步步安排我的路,我們被裁的五個人一起去台北中山北路美國海軍補給總部考試,我又被錄取了。一個月後,十三航空隊整個撤回美國,因為職員太多而無處安插,全部失業。

回想神的安排多奇妙,我們雖然不知道明天的道路,但是我們知道誰掌管明天。在一次婚禮中認識了我先生(海軍中尉),我們帶領他認識了神。婚後兩年神賜給我們兩個男孩,雖然又忙又累,但我們全家都很快樂的為神做工。不久他調任艦長,駐防金門馬祖等地很少回家,數年後升少將被調回國防部任職。不幸的是,才回來兩年多,他卻病了。三軍總醫院主任告訴我,他得了肺腺瘤(cancer),只有三個月的期限,我當時的感受是絕望與無助。我曾多次問神為什麼會這樣?兩個孩子才八歲和九歲呀,我該怎麼辦呢?但是我知道神有祂的旨意,祂一定會帶領我走前面的路。

我們一直沒有把病情告訴他,有一天晚上他說:“我知道我是什麼病,我聽見醫生們在我床前討論。(他是北大醫學院三年級學生,因當時日本佔領北京,要他們讀日文,他們為了愛國,很多同學棄學投考海軍官校,所以醫生們在他床前討論,他全部都聽得懂。) 如果有一天我兩腿一伸走了你怎麼辦?你一定要倚靠神,祂定會照顧你們的。”我一陣心酸忍不住哭了。

海軍總司令黎上將來探病後,立即要院長在最快的時間內,向美國購買最有效的藥來給他治療,但是生命是在神的手裡不是嗎?三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四月十二日(1975)他離開了我和兩個幼小的孩子。

1979年美軍撤退,美政府為了感謝在美軍服務十五年以上的工作人員,給予特別移民,我是其中之一。

記得在家裡或同事中我都是最沒用的一個,不能獨立,依賴人成了習慣,母親和同事全都反對我來美國,看到他們緊張的表情,我知道他們心裡為我擔心害怕。但奇妙的是,神給我力量,讓我自己站起來,帶著兩個孩子到另一個人地生疏的國家來生活。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乘客極少,機窗外漆黑一片,莫名的孤寂悄悄爬上來,一連串的回憶浮現在腦海中,一陣心酸,淚水奪眶而出。我心中默默祈禱,求神給我力量,幫助我獨自教養孩子長大成人。

到了舊金山,寄住在一位朋友的親戚家 (我們從未見過面),接著我去找房子,搬定後把孩子送進學校,然後我帶著證件去找工作,走進Army Airforce Exchange Service人事室,他們看過我的證件後,立刻要我考試,感謝神,次日早晨接到電話要我去上班,就這樣,我們母子三人開始在異國生活。

1990年公司宣布要遷往德州,正當我在想該怎麼辦的時候,神又一次安排我到 Oakland Army Base Human Resources 擔任人事助理,直到兩個孩子完成大學,找到工作,而我也於1997年十月提早退休。

在我一生中,我深深地體會到神的恩與愛比天高,比海深,比宇宙更闊,比時間更長,任何時候,發生任何情況,只要將眼目轉向祂,靠著這位加力量的神,無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