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標竿刊物

我的荷蘭鄰居Clemens 令人懷念的老天使

12/30/2008, 標竿刊物Victoria Li

當我得知荷蘭鄰居Clemens去世的消息時,雖然這是件意料中事,但心中仍不免一陣穩痛,失落酸楚的感覺逼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良久。正值八月底熱浪來襲的季節,卻無法暖和我悲涼的心情。Clemens的音容笑貌像走馬燈一樣在我的腦海中盤旋不停。只能記下所知道的他,來記念這位上帝派來人間走一遭的天使。

2000年秋天,當外子得知將調任荷蘭總公司時,我們的尋新居之旅使我們往返荷蘭及挪威兩三次,看過起碼十數間由地產經紀介紹的可能居屋。經過比較,剩下兩間在居家安全及交通方便考量上都合宜的房子。當時實在左右為難,只好坐下靜心禱告。最後的決定是捨棄海牙使館區的豪宅,而選擇了地處近郊,中產階級的民宅。擇屋根據是來自上帝的啟示,做人要務實,不要浮誇奢華。何必將來為豪宅的清潔整理而費時操心呢?!當初若是沒有遵行上帝的教導,怎能遇見這位天使般的鄰居呢?2001年寒冬,外子和我帶著收養的挪威森林貓Mimi自北國遷居運河王國。還在安頓期間,巧遇一位熱心,誠懇的老同事。他的荷蘭家人全都愛護動物。所以不但帶我們熟悉周圍的環境,當我們出國時還代為照料Mimi。真是令人感激萬分得直向上帝稱謝。但是不久,他們決定遷居挪威。這下我倆可傻了眼,出遠門時Mimi怎麼辦?只有向上帝苦苦禱求,盼望奇蹟出現。就在那春暖花開的時節,萬物欣欣向榮。我在院子為玫瑰修枝剪花時,有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向我走來,態度誠懇,語音溫和,灰籃的大眼閃著孩童的天真。他說“這是我的院子,”“啊...?”我真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他又解釋,“我多年來一直照顧這個院子!”,我很快回過神來,機智的回答,“是的!是的,這個院子是您的!”,至今我仍為我的敏捷反應而自傲。從此開始了我們多年來的溫馨友誼,當然我的家貓也找到了最適當的守護天使,感謝上帝!Clemens的院子不但是街坊鄰里眾貓兒的遊樂場,老人還收養了一隻被頑童當皮球踢的可憐烏龜,取名Stouffer。

每當樹木枝葉需要修剪,草皮需要理髮時,老人家總會適時出現在我的院子,盡心盡力的整理,真是視我的庭院為己任。我倆在讃賞葉綠花紅之餘總會進屋喝杯加奶,加糖的下午茶。不論水果或荷式甜點都是老人的佐茶美味,我倆最溫暖惬意的時光是通過共同的美麗語言─舒伯特的歌曲而來。當著名的荷蘭女高音Elly Amerlie唱起“野玟瑰”,“鱒魚”或“搖籃曲”時,老人總咪起雙眼,陶醉在柔美動人的歌聲裡。而他的最愛則是扣人心弦,世人傳唱的“聖母頌”,不但百聽不厭,而且還要高興得跟著哼上兩句,然後自嘆嗓子不如人家女高音。

我的租屋前任房客是葡萄牙駐荷蘭大使闔府。幼兒體弱多病。當母親忙得焦頭爛額,束手無策時,誰會伸出援手?非Clemens莫屬。大使回國後,仍與老人聯繫不斷。後來我得知老人一生虔誠信奉耶穌基督。他信守了上帝在聖經裡曉諭摩西的話,就是要善待寄居者,因為他們在外地生活有許多困難。

對面街上的教堂庭院更是他施展園藝的絕佳場地。每每在陽光下見老人荷鋤,驕傲的穿越馬路。車輛都要減速慢行,好不令人側目。三十年來總是滿心歡喜的服侍。真是上帝的忠心園丁啊!

Clemens Hillenaar生於1918年六月。在過完九十歲生日後不久息勞歸主。父親是成功的建築商,自幼喪母,由繼母扶養長大。早年接受基督教信仰。秉性溫和謙卑,與妻子Dora恩愛逾恆,育有六名子女。可惜妻子在十多年前先行離世,使他承受了長久的錐心之痛。曾多次對我訴說他祈求上帝早日讓他再見妻子的心願。聽後總令我鼻酸。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年輕的Clemens不顧生命安危,毅然從軍報國。在鮮為外國人聽聞的“羅德丹(註一)五日戰役”時,他駐守機場Waalhaven。因為納粹的強勢軍力,他的同袍許多人為國捐軀。在慘痛中Clemens表現英勇,堅強而且保護同袍不遺餘力。在一次敵機來襲時,他的同袍犠牲了,Clemens立刻勇敢鎮定的接過任務,地對空的向敵機開火,結果敵機中彈墜毀。德國納粹佔領荷蘭期間(1940五月~1945五月),Clemens親眼目睹德軍把所有認為有嫌疑的一群荷蘭同胞趕到北海沙灘上,一字排開,經一陣機關槍掃射,全部處決。這種慘無人道的暴行,使得他此後轉入地下組識,負責秘密報紙Stem的發行,而運送報紙則是一項危險艱難的任務。

他因著基督之愛,不但要救助運送本國同胞到安全處所,而且對寄居的猶太人也十分同情。在告密者環伺的生死關頭,他只想救一個算一個,因為人都是上帝所造,所愛的啊!Clemens能在槍林彈雨,危機重重的戰火中毫髮無傷,他自稱是上帝的特別恩典,他也相信早逝的生母一直在照顧他。有一次敵軍大轟炸,他正巧生了重病被送進醫院治療,因為醫院不是轟炸的目標,Clemens躲過一場浩劫。每當憶及往事他總要感傷得老淚縱横。至今他仍為自己的存活而覺得愧對了死去的同袍英靈呢!

在荷蘭Vugt城的英雄紀念碑上刻有1945年為國犧牲的同袍英名及當時戰事的發生始末。事蹟的內容大部分由Clemens提供。

戰後老人絕不踏足德國一步,雖然是緊鄰。可見當初在戰火洗禮下的荷蘭人仍對德國納粹深痛惡絕。

英美聯軍勝利後,Clemens承蒙當時荷蘭女皇Wilhelmina的召見,並授予至高榮譽勳章,以表揚他無私無畏的愛國情操。每當Clemens受邀晚宴或其他盛會時,他總是西裝畢挺的別著勳章出席,也要多次講解勳章的由來,加強我們的記憶。每年生日時總有皇室的賀卡寄到他府上,我們也都與有榮焉的仔細讀過。真是他一生的光榮與驕傲呢!

大約四年前Clemens第一次中風,健康亮起紅燈。但是他絕不自怨自哀,仍舊視街坊鄰居的需要為己任。每當風和日麗,他還會做些庭院工作,也喜愛與我共進午餐並共賞Elly Amerlie或意大利眼盲男高音Andrea Bocelli的歌曲。但是隨著時日漸增,他的健康也跟著急轉直下。大約半年前醫生決定Clemens必需住進老人院,因為需要全日醫護人員的照顧。他不但體力,腦力極度衰退,行為也完全異常。最後一次見Clemens時,他站在老人院專車門口,我則隔著人行道一股腦的向他招手。但是只見到他灰籃色的大眼盛滿懷疑的眼光看著我,似乎是努力的思索這位似曾相識的人是誰。我悲傷的瞭解到他的靈魂已飛向天邊,只留下衰老的軀殼尚在人間。

在他葬禮當天,教堂的鐘聲響徹雲霄。教堂裡坐滿了近九成的親友鄰里。放眼望去,我們是唯二受邀請的華人。許多人在牧師證道時禁不住的哀傷啜泣。氣氛的凝重,令我們更加感覺深深的不捨。最後他的長女Marie Jose代表家人致謝詞。她引用了約翰福音14章1~4節的經文鼓勵、安慰大家。耶穌在經上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已為父親預備了永久的美好居所。父親的一生活出基督的光與愛,我們深深以他為榮,感謝上帝賜給我們這樣一位勇敢、正直又富有愛心的父親。

在舉行奉獻時,鋼琴師演奏了舒伯特的“聖母頌”,讓大家最後一次分享老人最喜愛的歌曲。而我在淚眼模糊中仿佛見到一位老天使遠遠向我愉快的揮手告別,互道珍重。再見了!Clemens,永遠懷念您!

註一:羅德丹Rotterdam是荷蘭最重要的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