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講台信息

講題: "服侍外邦人的先知"
講員: 熊潤榮院長
12/18/2016

經文: (王下五章)

引言:這一章的經文是描寫先知服侍的範圍擴展到了外邦人,亞蘭國的將軍乃曼,在這個外邦的元帥得醫治的同時,神的審判也臨到了以色列一個先知的樸人。這個審判也是醫治一部分以色列國内人性的背道。乃曼將軍是亞蘭王器重的人,因為他帶領亞蘭軍隊打了勝仗。可是,作者指出亞蘭國的軍隊得勝是神的計劃:是神使用乃曼讓亞蘭國得勝,包括戰勝了以色列國。另一方面神要借助醫治乃曼的痲瘋病並且要他知道以色列人的神是真神,是更有能力的神。

     故事的開始是一個被亞蘭軍隊擄掠的以色列女孩,她是乃曼妻子的奴婢。她告訴主母:巴不得主人去見我國的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明顯的,這女孩見過或聽過以利沙的神蹟,她相信以利沙,更是全心相信耶和華。乃曼被這女孩的單純感動,他進王宮請示亞蘭王,王應允乃曼可以去撒瑪利亞,我也會寫信給以色列王.乃曼就帶著那信、還有10他連得的銀、6000舍克勒的金、10套衣服去見以色列的先知,尋求醫治。乃曼帶那麼多的禮物去尋求以利沙的醫治,可見他是滿尊重先知的,也很懂得感恩和回饋。他不能用權柄命令先知。他知道如果他的麻風病能夠得醫治,全是神賜的大恩典,需要用相應的禮物向神表達他的感恩。於是乃曼就帶著馬車去到以利沙住的地方,站在門前,期待先知開門迎接他。可是先知沒有開門迎接乃曼,只是差一個僕人出去告訴乃曼:你去在約旦河中沐浴七次,你的肉就必復原、得到潔淨。乃曼聽了,十分憤怒,不能控制的對他僕人說:我以為他必定出來見我,向耶和華他的神祈禱治好我!                                                 
     可能是先知要借助乃曼想不到的一個平凡的方法,使他知道以色列的神是真神,比亞蘭國的神更有能力。乃曼說:大馬色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Abana and Pharpar)豈不比以色列一切河水更好嗎?我在那裡沐浴不能潔淨嗎?說完就氣憤的走了,離開以利沙的房子。
這時,乃曼的僕人安撫他說:我父啊、如果先知吩咐你做一件難事,你都會做。何況要你去沐浴而得潔淨這麼簡單的事呢?去吧,既然來了做又何妨呢?乃曼覺得有道理,就去約旦河沐浴七次,果然他的大痲瘋就醫好了,他的肉復原像小孩子的肉那樣的好。他得潔淨了。乃曼很驚訝,很感恩,他想到剛才他的氣憤是很衝動的,更重要的是他體驗到了耶和華才是他要相信的、他要歸向耶和華。 他帶著一個感恩的心回到神人以利沙那裡,這次以利沙出來迎接他了。乃曼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的神之外,普天下沒有別的神。這是一個偉大的宣告,出自一個外邦人將軍的口。乃曼再三的要求以利沙接受他的禮物,但先知都拒絕。乃曼知道這是表明神的恩典是白白賜給他的。他轉而求把以色列的泥土拿去亞蘭作為紀念並且許願以後不再向別的神獻祭,只獻給耶和華。他個人要全心相信以色列的神。不過他知道,他需要陪伴他的主人亞蘭王進臨門廟叩拜,那時他需要屈身。他請求耶和華寬恕他的這個動作。以利沙理解乃曼的處境,他體諒的說: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藉著以利沙的服事,耶和華的信仰傳到了亞蘭這個外邦國家的土地上。

     可是,就在這美好的事成就後,出現了神對先知的樸人基哈西的審判。因基哈西看到以利沙不接受乃曼的禮物,他就衝動的指著神起誓說,我一定要從乃曼得到他該付的金錢,他不可能白白的得到神的恩典。似乎基哈西忘記了恩典是神的範圍,人是不應該利用蒙恩的人感恩的情緒而得到個的人利益。如果信徒如基哈西一樣的操縱恩典,那就是反映我們人性的背道。我們是可以理解基哈西的行動:先知門徒是貧窮的,他們需要經濟資  源。可是,作為先知門徒,是他們自己選擇跟隨神、選擇了貧窮和簡樸的生活。
 
     基哈西跑去、追上乃曼。藉口說有兩個先知門徒剛從山地來,身上沒有分文,請乃曼給他們一他連得銀子和兩套衣服。乃曼慷慨的給了兩他連得,裝在兩個口袋,請亞蘭的僕人幫助基哈西拿到以麗沙的家去。基哈西打發僕人先走,他自己拿錢進屋裡收藏起來之後才去見以利沙。以利沙直接的說:現在豈是接受錢財、貴重衣裳,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人婢女的時候呢?對以利沙來說、現在是付出自己服事國家的時候,不是為自己找機會累積財富的時候。其實,許多時候,我們也像基哈西一樣,都沒有付出自己、卻是自我中心的為自己累積財富,神都沒有刑罰。但這次以利沙知道了,他覺得需要攔阻這種事情,也讓其他先知僕人得到警戒。他對基哈西說:乃曼的大痲瘋要附在你和你的後裔身上直到永遠。基哈西很慚愧,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長了大痲瘋,像雪那樣白。

結語:服侍外邦人需要克制調整自己的民族主義。以利沙年代,亞蘭壓迫以色列,乃曼算是以色列的敵人,但是 以利沙服侍他.這需要克服一般民族主義的情緒,放下自我的優越感,按著對方的需要服侍他。耶穌在世上的時候,也是如此。我們願意為神的名,去服事我們不習慣接觸的其他民族或人群嗎?如黑人、痲瘋病人、共產黨、穆斯林、異端信徒?願神幫助我們。以利沙服事了乃曼,神的名在外邦之地被高舉。今天也是,當我們服事不習慣接觸的人群,神的名也會在他們中間被高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