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講台信息

講題: 再運用王權
講員: 熊潤榮院長
3/16/2014

經文: 撒下 19:1-39

引言: 一個下臺的領袖,如果可以再做領袖,需要很小心運用權柄。近代中國歷史上鄧小平,周恩來等都是被拉倒,卻又重登政治舞臺的領袖。他們是如何運用權柄,未來的歷史會給他們一個評估。

大衛的兒子押沙龍背叛,剝奪大衛的王位,大衛被迫離開京城耶路撒冷,在約旦河東與押沙龍交戰。大衛方打勝了,他可以重新作王,再運用王權。大衛聽聞押沙龍陣亡的死訊後,他不是高興,而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大哭, 狂哭。從信差報訊開始直哭到元帥約押從戰場歸來還在大哭「我兒押沙龍阿,押沙龍我兒,我兒阿」。他在悲哀中, 盡然連為他拼命的將士回來,他都毫無知覺, 他不像是一個戰勝的王。軍隊們進城聽見大衛王為押沙龍哀哭的聲音,他們得勝的歡樂也變成了悲哀. 他們打勝了,卻是低著頭暗暗進城. 城門口沒有歡迎的隊伍,夾道沒有掌聲,大衛王沒有喝采,沒有嘉獎。因為現在的大衛只是陷入在一個喪子悲痛的情況中,忘記了他是一國之王,而沒有盡到他做王的責任來嘉獎為他拼命的將士, 也沒有為那些為他捐軀的將士設想。約押看見大衛的所作所為,看見同袍的憂愁,他光火了。

約押知道是他刻意違背大衛的命令,毫不留情的把押沙龍殺了, 約押沒想到大衛會有如此的反應。 此刻他也顧不了違背王命,他進去見大衛,責備他沒有為那些為他捐軀的將士設想。約押更警告大衛,近乎威嚇他;如果大衛還不出去嘉獎為他拼命的軍隊,他會使軍隊拋棄大衛。從約押對大衛的責備和威嚇來看,在約押眼中,大衛已不再有王的風範和能力,他已不配做王,已不再是值得他效忠的好王。大衛聽了約押的警告,他立刻覺醒過來,他了解事態的嚴重,他立刻停止那不受控制的情緒,起身到城門口坐在那裡,收拾起悲痛的心情,臉上擠出勉強的笑容去鼓勵眾位為他拼命的將士。從這點看,大衛王是一個成功的政治家。 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 都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為著大眾的利益,要在公眾的場合中, 扮演一個能滿足公眾要求的角色。

押沙龍陣亡,內戰結束,正是統一國家的機會。但大衛不敢冒然行動, 以王的身份自居,回耶路撒冷重新作王。國家已經分裂,押沙龍反叛以前,已暗中得到了以色列人的心。猶大支派也分裂了,其中一大幫是支持押沙龍的。現在這些分裂的百姓願意回轉支持他嗎?大衛不能肯定。大衛在政治圈子裡打滾了不少年日,他知道不能冒然行動,他要等待靜觀其變. 最後,是背叛的以色列眾支派對局面感到按耐不住,他們先議論紛紛,有不同的意見, 他們說我們曾經膏押沙龍治理我們。這一句話告訴我們,當押沙龍背叛的時候,以色列人是正式的廢黜了大衛,膏立押沙龍為王。押沙龍戰死後,他們再沒有一個有身份、有資格的政治領袖可以取代押沙龍,剩下的只有一個政治領袖,就是大衛。現在為何不出一言請王回來呢?在沒有正式行動前,他們把這些初步的議論,作為一種非官方的消息傳到大衛的耳中,現在正是一個得到以色列人心的好機會來統一國家.  但是大衛雖然打贏了,可是他還沒有贏得反叛的以色列人的心, 他應該把握這個機會。可是大衛在此時, 卻打出「家族支派」的政治牌。 他只派人去找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傳訊給猶大長老,要拉攏他們。 為何大衛要這樣做?似乎他的眼界因內戰一事狹窄了 ? 他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挽回猶大支派, 因為押沙龍掌握了猶大領袖的支持。就如他也在希伯倫作為反叛的基地,也找來亞瑪撒,大衛的侄兒做元帥。可是押沙龍也努力的得到了其余支派的心. 他了解到如果要做全國的王,就要籠絡十二支派的支持。

在這一點,似乎大衛沒有押沙龍那樣的高明,大衛只看重猶大支派. 當大衛派人傳訊給猶大長老的時候,為了要挽回分裂的猶大支派的心,他也公開的立誓要起用亞瑪撒做全國的元帥。亞瑪撒是過去押沙龍叛軍的元帥,他明顯是很有影響力的人。 的確, 亞瑪撒挽回了猶大眾人的心,使猶大的長老們打發人去見大衛說,請王和王的臣仆回來。大衛不單是要借助有影響力的亞瑪撒統一猶大支派,同時他也要把討厭的約押革職一箭雙雕。當然大衛是有理由討厭約押,因為約押刻意違背他的命令殺死了押沙龍,也重重的責備了大衛 。但是大衛這樣做是非常不合理,也沒有道義。約押不能接受大衛這個安排,也非常不滿意大衛這個政治手段,所以後來他親自謀殺了亞瑪撒,破壞了大衛的計劃。

大衛無法還擊,因為他的王權還需要依賴約押才可以穩定。現在大衛一箭雙雕的手段是成功的使猶大的長老們也效法其余的支派,派人去邀請大衛回耶路撒冷。可是大衛似乎沒有看到當時政治局勢的嚴峻, 他沒有把握機會去拉攏其余十一個支派,派人去與他們接洽相談,請他們計劃安排他復位。大衛這個失誤,帶來了嚴重的後果。就在他返回耶路撒冷的旅程中,猶大支派去約旦河搶先迎接,沒有等待其他支派。當以色列其餘支派的代表來到,猶大支派的長老就自持大衛是他們的親戚,又是大衛請他們有所行動,與其他十一 個支派大吵起來。 

經文沒有記載大衛有任何調停,因為他先打支派的政治牌,似乎顯示出了大衛治國能力的缺陷。因此立刻帶來國家再度分裂,非常可惜。當大衛聯絡好猶大支派的長老,他就打道回宮,在約旦河邊他遇到兩群人。第一群是以示每為首的便雅憫人,第二群是米非波設和洗巴及他的兒子和僕人。以前大衛逃亡離開耶路撒冷時,示每在路上咒詛大衛,說他是流掃羅全家的血,所以會蒙受神的審判。現在這個示每裝出另一個嘴臉,求大衛大仁大義,忘記往事,忘記過去他咒詛他。當時亞比篩說要治死示每,可是大衛卻阻止了亞比篩。 現在他們剛忠心英勇的挽回整個國家的命運和大衛的王位, 為何大衛要責備亞比篩?是因為大衛要爭取示每的支持,重建他的權力。明顯的,示每是一個頗有影響力的人,因為他可以帶領一千便雅閔人來迎接大衛。也因為大衛說,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他向示每起誓說,你必不至死。大衛免去示每的死刑,但這并不表示他赦免示每對他的冒犯。其實大衛沒有忘記示每的侮辱,在他把王位傳給所羅門時,他就吩咐所羅門要向示每討伐,「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

大衛並不是真的赦免示每,他是用他的王權攔阻亞比篩殺示每,以贏取便雅閔支派此刻的支持,鞏固他的王位並達到統一國家的政治目的。還有一個人來約旦河送別大衛,他就是巴西萊。巴西萊曾經對大衛有恩,大衛要求巴西萊離開他的家與他同去耶路撒冷養老。這是大衛對朋友恩惠的回報。 不過正如巴西萊說,王權的好處不是每個人都羨慕的,對巴西萊來說,他不需要王權帶給他的好處,他要把這機會給另外的人,金罕。 有可能金罕是巴西萊的一個可靠的仆人,服侍他老人家,陪他去送大衛,就在大衛提出回報的時候,巴西萊就把這個機會給了金罕。 這表明巴西萊是一個不看重接受王權帶來的好處, 他只是單純的對待大衛,他對朋友的慷慨和忠誠, 實在是我們羨慕和應該效法的, 大衛與他親嘴後,巴西萊就回他的故鄉了。今天,太多人要求與有權力的人打交道,送禮物,以求日後會換來好處。 好像美國總統選舉,許多人捐錢,助選,都是希望總統當選後,給以一官半職。 這種人是渾濁世界的一股清泉。

結語: 在這一切冷酷的政治權力與關系現實中,我們也會遇到忠心的朋友, 讓他們引導我們。我們要保持盼望,在這漂浮易變的世界、人際關系,甚至在人生中,我們一定要相信神的應許是實在的. 也學習巴西萊和米非波設,他們看重友情,單純的對朋友忠誠,勝過對他人運用權柄帶來的回報和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