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講台信息

講題: "敬畏神的矛盾"
講員: 熊潤榮院長
9/15/2019

經文: (伯一章)


引言:敬畏神使人有智慧,但也有苦難。有一位敬虔的母親、凝望著她可愛的兩三歲寶貝兒女,突然流淚說:「如果神突然把他們接走,很可能我會痛苦得不再相信神,起碼不再相信神是真善美的。」做父母的都能體會到這位母親的心情。約伯在一夕之間,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他的兒女、一切的財產。頃刻間,他還要面對「白髮人送黑髮人」加倍的痛苦,也成了一個極貧窮的人並且全身長滿了毒瘡,使他整個人如同被拆散。

約伯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經文說他完全正直,遠離惡事,連神也同意他是敬畏祂的人。不過,約伯記作者沒有解釋什麼是敬畏神。是因為約伯完全無可指責(blameless)和正直(upright),所以他才是敬畏神?還是因為他敬畏神,所以行為才完全正直?如果你對約伯記已有所認識,那麼後來約伯控告神不公義,使他受苦,他還算是敬畏 神嗎?神責備約伯用無知的言語使祂的旨意暗昧不明,神認為他還是敬畏神嗎?

約伯記沒有詮譯什麼是敬畏神,它假設且認定約伯是敬畏神的人;然後從這個角度來探討義人受苦的奧秘。約伯記的文學體裁被視為「智慧的辯論」(wisdom debate)。全書的開頭和結尾是敘述(narrative),其間的全數都是詩(poetry)。可以說,約伯記記載的智慧辯論對苦難並沒有提供一個圓滿的解答,約伯至終也不確知為何他要受苦。事實上,敘述部份和詩詞的探討有不少的衝突。例如神在詩詞部份責備約伯說話無知,但在結尾的敘述卻宣稱約伯比他朋友對神的議論更正確.可能,這種衝突就是約伯記的智慧。

約伯的敬虔表現在他對兒子們的行動:他很富有,他的兒子們都很懂得享受,常在家裡設擺宴席、筵宴的日子過 了,約伯都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而且他會清早起來,按照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 罪,心中忘記神」約伯常常這樣行。在舊約聖經中差不多沒有其他類似約伯記的記載,人可以為自己的兒女或別人獻祭,以遮蓋他們得罪神的地方。在以色列人每年的贖罪節,祭司是為全國贖罪。這是神命定的方法,其主要目的是要潔淨會幕(聖殿)的污穢,以致神不會因人沾污了會幕而刑罰他們。人的敬虔不是他得安全的保證,約伯每次在兒女飲宴後,按他們的數目獻祭;這是他敬虔的表現, 但不等於他的敬虔就能恩澤兒女,事實上剛剛相反。

約伯記的作者描寫,正因為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所以惹來了撒但的控告,以致後來他的兒女遭殃。那麼,父母為兒女而有敬虔的行動能否為兒女帶來實質的祝福?申命記似乎說可以(申廿八2-6),神的祝福會臨到你所生 的,但約伯記表明不是。

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裏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約伯記內的「撒但」不是一個專有名詞,乃是一個普通名詞,泛指「敵對者」。古代近東的君王會委派人秘密探聽臣民的情況,看看是否有人背後嘲笑王或不滿王的統治、試圖反叛,刺探之後在朝廷中匯報,這人為了君王的緣故是臣民的敵對者。但約伯記的撒但卻也是神的敵對者,他並沒有向神匯報約伯的不忠,反之,是挑戰神對約伯的讚賞,他在眾天使面前質疑神與約伯之間的關係是否真誠,神是用物質和保護來換取約伯的忠誠,約伯敬畏神也是因為要繼續享受神的祝福。11: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的話是衝著神而說的因為他敵對神。

耶和華對撒但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撒但因為敵對 神,要使神失去榮耀,轉而拿約伯作為靶子;這是撒但的邪惡。新約聖經裡、耶穌說,祂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路十18),約翰看見撒但是魔鬼,好像一條大古蛇(啟廿1-3)。新約聖經裡,撒但不單是一個概念,也不是虛構的心理作用,撒但是有形體的,是實質的。

我們不要以為凡是苦難,神都要負責。我們並不是約伯,很多時候我們的苦難是自己招惹的。例如有父親在山頂把幼小的兒子放在肩膀上觀看風景,不小心,兒子掉在山崖下摔死;他要負責這個痛苦。第一次大戰後盟國加給 德國沈重的賠款,使德國人怨聲載道,給希特拉機會興起,後來英國首相又輕易出賣波蘭給希特拉,助長他侵略 的野心,導致第二次大戰的災難,人需要負這些責任。

神要負責的苦難都有崇高的目的。如同神要求亞伯拉罕獻上所愛的兒子以撒一事,為父的當然內心充滿痛苦。神試驗亞伯拉罕,是要在當代以獻兒子為祭的文化中顯出耶和華要求的,不比其他神要求的為低. 原來人可能完全出於自願,在椎心痛苦中仍然委身敬拜神;如約伯一樣。這就顯明神不單是保護祂子民的神,祂本身是宇宙中配受敬拜的主。

結語:敬畏神使人有智慧,但不會使人沒有苦難。我們經驗到,現實的世界不是所有的時候都黑白分明,沒有矛盾的;也不是所有事情都顯出創造的規律,沒有混亂,人不能全知,我們只能接受這個現實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