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講台信息

講題: 為遺留的過犯贖罪
講員: 熊潤榮院長
5/18/2014

經文: 撒下 21:1-14

引言:一個繼任的領袖,要如何來處理前任領袖所犯下的錯誤,而帶來的後果呢?是聲稱「我沒有責任」?或是要求當事人「以和為貴」,忘記舊事就足夠?或是願意冒政治的風險來承認受害者的權益,為上一任政權的錯誤盡量彌補?

從撒母耳記來看是後者,而這是重建王權的第一個原則,讓我們也來學習如何做一個好的領袖。21-24章,是不順秩序記載的。20:23–26表明經過押沙龍的叛亂和示巴的反叛後,大衛的王國恢復了行政的運作。在21:1-14,在王權顯出破碎的此時,王要為過犯贖罪,為上一任政權的過犯作補償。大衛統治國家年間,一連三年有飢荒,人民生活艱苦,紛紛向王上達求助。大衛心裏覺得有異,他就求問神,神指示他飢荒的原因是前王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屠殺了基遍人。大約400百年前,基遍人—這群迦南人與以色列人立約,願意作以色列民族的僕人,以換取他們的保護不會被殺。因這盟約基遍人一直住在以色列人中間,和平共處。可是掃羅卻大發熱心,要屠殺他們。可以想像掃羅也沒有理會基遍人的哀聲和他們與以色列人曾有的盟約。爲何掃羅要殺滅這群已經在以色列人中住了400年之久的迦南人?很可能是因爲掃羅和他的家人要奪取基遍人的產業。因爲明顯的,屠殺只進行一段時候就停止了,所以有剩餘的基遍人存留。但是這些剩餘的基遍人是離開了他們的家園,四處遷移。他們說:掃羅「謀害我們,使我們不得再住以色列境内」。撒下四章3節提到「比錄人早先逃到基他音,在那裡寄居,直到今日」。比錄人是基遍人的一群,後來約書亞把基遍城和比錄城都分歸便雅憫支派。就是說,在征服迦南地的時候,便雅憫人不需要攻打就得到基遍城和比錄城,但他們需要容許原居民住在這兩個城,保護他們,同時以他們作僕人。 

到了掃羅王的年代,便雅憫族借著掃羅的權柄,把這兩個城的原居民屠殺、趕走,佔據了他們留下來的房子和土地,因此緣故,比錄人要逃到基他音,在那裡寄居。這件屠殺事件,明顯的住在基比亞掃羅的家族都知道。也可能曾經得到其中的好處。基遍人是忍受了血案,對他們來說,以色列人這種失信、自私、貪婪的罪行是不共戴天之仇。大衛得到神的指示後,就召剩餘的基遍人來,尋求與他們和解,也願意補償他們。這些存留的基遍人向大衛表明,他們要求血債血償,他們不要金錢的賠償。實際上他們是貧窮的,需要金錢;但他們的尊嚴和家族的血仇非金錢能彌補。他們要求大衛把掃羅家族的7個男丁交給他們,他們要用一個嚴肅的宗教補償儀式,以這7個男丁作贖罪祭,而且要在殺人者的家鄉舉行--「在耶和華面前將他們懸掛在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大衛回答說,「我必交給你們」。大衛沒有與他們討價還價,或嘗試提出其他方法替代他們這流血的方法。這種補償的方法在今天許多國家是行不通的,也是不合法的。不過,那時代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年代。今天,幾乎所有的賠償都是以金錢來作為賠償。殺人者在民事訴訟法庭上敗訴要賠償幾百萬,這種不流血的賠償方式看來很有文化,但是卻偏向了那些財主,他們會覺得有錢就可以買生命,這無形中制造了他們的驕傲。

在大衛的年代,相信掃羅家族的人也相當有錢,而他們的財產卻是於事無補。這種情況,對劫后余生的基遍人來說,是公義的。大衛應允基遍人的要求,以他的權柄把掃羅家7個男丁交出來贖罪。表面上看,大衛並沒有為這行動付上任何代價,犧牲的是掃羅家。其實不是那麼簡單,大衛付上的是政治的代價,就是便雅憫族對他的憎恨和不信任,這會造成他的王國與便雅憫族之間的鴻溝,種下他們叛亂的種子。因為整個事情很容易被便雅憫族看為是大衛的一個惡毒的陰謀:藉着一連3年的饑荒,大衛借用宗教的手段把掃羅的後人殺盡,以確保猶大支派以後擁有王位。首先饑荒的原因是掃羅的罪,只是大衛王個人說神指示他,沒有人質疑他是否撒謊。第二,掃羅屠殺基遍人的罪,為何到這時才使國家饑荒?而不在掃羅的年代?第三,縱然是掃羅過去的罪沒有去彌補,但大衛也沒有運用王的權柄來約束基遍人的要求,反而他是借用了這個機會使掃羅家絕後,以鞏固自己的王位。這些政治指控很可能會流傳在便雅憫,甚至其他10個支派中間。但是,這章經文指出,這個贖罪行動是有效的,因為解決了國家一連3年的饑荒,而不是大衛有陰謀。在第9節指出,這7個人「被殺的時候正是收割的日子,就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這7個人的犧牲不是白費的,國家經過一連3年的饑荒,現在這個贖罪的行動是帶給了國家的轉機。因為在整個事件記載的結束是:「此後神垂聽國民所求的」。饑荒終於過去,國民可以有豐盛的收割。大衛決定要給予這7個人葬禮,以表尊敬。

今天,領袖們的心要柔軟,要幫助受害者的需要,也需要為上一個政權的錯誤來做彌補,否則有可能會影響更大、傷害到更多的人。就如珍珠港被日軍空襲後,1942年,羅斯福總統簽署行政指令9066號,美國政府因恐懼間諜行動而把本土的110,000日裔美國公民都關在美國內陸的集中營裏。很多日裔美國公民因此損失他們的家園和財產。1988年,雷根總統簽署法案,正式向日裔美國人道歉,承認9066號行政指令是歧視,是政治領導的失敗,美國政府也用了16億美元賠償他們的損失,這是好的例子。1830年,美國總統 Andrew Jackson 簽署了Indian Removal Act(遷移印第安人法案),政府在擴展中部內陸土地時,把原居內陸的多個印第安民族驅逐連續7年,被政府用武力或詐騙遷移,死傷慘重。單是1837年被遷移的15000Cherokee印第安人,在徒步中就死了4,000人。至1857年底,共有46,000人被遷移離開原居地,而美國政府得了2千5百萬畝地給白人開發定居。時至今天,美國政府還沒有正式的向印第安人道歉。近代中國政府直接和間接迫害法輪功人士,從他們身上摘取活器官以取利,實在是令人髮指的罪行。西班牙政府檢控江澤民,這要等待中國政府新一代的領袖做彌補的行動。近代有一個彌補的模範發生在南非。1948年南非政府開始實施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直到1994年才在國際輿論與政治壓力下取消。民選總統在1995年Mandela簽署Promotion of National Unity and Reconciliation Act. No.34 (促進國家合一與和解法案第34號),成立了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真理與和解委員會TRC)來處理過去46年來政府在種族隔離政策下犯的錯誤和罪行。委員會的工作有三個:1,調查1960-1994年違犯人權的個案,包括白人政府和黑人的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2,修補受害者的尊嚴和尋求彌補的方案;3,審核申請赦免(amnesty)的個案。在申請的7112個案中,有849人獲得赦免。最後,有22,000人從第二任總統 Mbeki正式接受了金錢賠償。賠償金額並不多,約每人4,000美元,但象徵了新政府承認上任政府的不道德行為,並作出了彌補,也象徵了受害者從過去不公平的壓迫中得到解放,並從肉身和心靈的痛苦中得到釋放。

結語:感謝神,但願南非這個和解的行動,能讓全世界的政治宗教領袖參考和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