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見證分享

雲南短宣記

4/7/2006楊佩玉

這次我能參加教會雲南差傳工作是因為神愛我、領我,要我更認識神的救恩,而且也感受到主內兄弟姊妹代禱的力量,神與我們同在,讓一切圓滿順利,大家平安回來,感謝主!

三月十六日我們從上海飛到昆明,一出機場大廈,正巧門口就有一輛計程車,好像神特地安排來接我們似的,甚至我們改變行程,提前先訪問昆明神學院,也與院長會面之後,才知道,若回程才來拜訪時,院長會出外不在學院,神細心周到的安排,讓我們把握所有時機,沒有白白浪廢光陰,當天,我們也到附近農村探訪,我們深深感動上主的愛,讓這次短宣有好的開始。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要到山區彝族挪雍教堂聚會,這是一個漫長的行程,也是一個漫長的日子,是這次差傳工作中,最使我難忘的一天。雖然說車程四小時的山路不是很長,一邊是高起低落的山壁,一邊是轉來彎去,層層疊疊往下降的梯田,風景確實很美麗,只是一路懸崖斷壁,每次對方一有來車,我的心若大鼓沉重擊跳,車子在豆腐渣似的路上顛簸進行,這部小車子就會上下亂顛,車子還會跳高,好幾次,我就跟著車子東倒西歪,甚至頭都頂撞到車頂了,路還是那麼遠,小車子載滿了行李、食物用品、還有許許多多的讚美詩本,滿滿一車,所以在路上,我們每人的兩隻腳都不敢輕易離開原先的地盤,怕一伸起來就找不到立足之地,就這樣在漫長砂石山道上搖晃,每次我也會默禱,為自己的軟弱向神求助,為我們的平安向神致謝。

終於在中午時間我們抵達挪雍教會的長老家,承他們好意,用熱忱和愛心招待,主人們用他們的語言唱謝飯詩,也用最好的食物給我們享用。之後,就帶我們到挪雍教會的禮拜堂崇拜,教堂座落在半山上,四周沒有一條正路好走,我們懷著激動的心,走進簡陋卻莊嚴的教堂,看到許多身著彝族盛裝的會友,很多人是住在不知名的山麓,有扶老攜幼的,有走三個多鐘頭山路的,人人就像一群羊走進牧場,依次坐在矮小的長條椅凳上,我們實在不捨得看到聖壇上面,有一大片剝落的牆壁已經快穿透外壁了,我們也不忍心數算教堂屋頂,已經露天,失修的瓦片有多少?不能想像颳風下雨的日子教堂如何安然度過?我們大家心受激勵,並安靜地聆聽彝族語聖詩,雖然聽不懂,但卻能感受讚美詩的信息,每當詩班獻詩時,台下許多小朋友也會跟著吟唱,有個小娃娃,都還不會走路,每次大家唱詩,他就很認真地指揮起來,非常可愛。看到他們守在神的家,全教會以赤子之心敬拜祂,人人用專注的神情歌頌天父,我想他們一定時常用詩歌讚美禮拜神的,不然怎會大大小小都會吟唱聖詩呢? 

最後,離開的時候到了,我們這位愛神愛人的譚長老,代表我們二家教會,贈送一筆人民幣給挪雍教會修護教堂,並且餽贈一批聖詩給教會使用。每次,我回想到當初向這群只認識半天的彝族兄弟姊妹,大小朋友說再見時,我的眼淚就不住地湧流出來,那時,很多人一邊唱歡送詩一邊流著淚水,又是擁抱,又是握手,連小孩子也拉著我們的手不要我們離開;在主耶穌的家,我真有福氣,能享有心連心,手牽手,在主的愛裡熱情流淚,寫到此,我的淚水盈眶,不禁又深深地懷念起來!

我也很懷念挪雍教會長老家,那隻灰白色的狗,我們起初看到牠時,狗兒是在房前土場上繞圈子,後來就扒在地上,還向著我們這群陌生客人和藹慈祥地觀望一番,很長一段時間牠動也不動好像睡著了,我看牠很特別,就特別注意這隻不向我們吠叫的狗,上前一看,原來牠雖安靜不動,眼睛卻不時地在觀察周遭情況,牠時刻警戒看守,絲毫不敢懈怠。據主人說,這隻狗不會對基督徒吠叫,如果來人是非基督徒,尤其是心存不良的宵小牠是很不客氣的,天父真的很愛他們,賜一條忠心聰明的狗來看顧家園。這次我能參加教會雲南差傳工作是因為神愛我、領我,要我更認識神的救恩,而且也感受到主內兄弟姊妹代禱的力量,神與我們同在,讓一切圓滿順利,大家平安回來,感謝主!

三月十六日我們從上海飛到昆明,一出機場大廈,正巧門口就有一輛計程車,好像神特地安排來接我們似的,甚至我們改變行程,提前先訪問昆明神學院,也與院長會面之後,才知道,若回程才來拜訪時,院長會出外不在學院,神細心周到的安排,讓我們把握所有時機,沒有白白浪廢光陰,當天,我們也到附近農村探訪,我們深深感動上主的愛,讓這次短宣有好的開始。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要到山區彝族挪雍教堂聚會,這是一個漫長的行程,也是一個漫長的日子,是這次差傳工作中,最使我難忘的一天。雖然說車程四小時的山路不是很長,一邊是高起低落的山壁,一邊是轉來彎去,層層疊疊往下降的梯田,風景確實很美麗,只是一路懸崖斷壁,每次對方一有來車,我的心若大鼓沉重擊跳,車子在豆腐渣似的路上顛簸進行,這部小車子就會上下亂顛,車子還會跳高,好幾次,我就跟著車子東倒西歪,甚至頭都頂撞到車頂了,路還是那麼遠,小車子載滿了行李、食物用品、還有許許多多的讚美詩本,滿滿一車,所以在路上,我們每人的兩隻腳都不敢輕易離開原先的地盤,怕一伸起來就找不到立足之地,就這樣在漫長砂石山道上搖晃,每次我也會默禱,為自己的軟弱向神求助,為我們的平安向神致謝。

終於在中午時間我們抵達挪雍教會的長老家,承他們好意,用熱忱和愛心招待,主人們用他們的語言唱謝飯詩,也用最好的食物給我們享用。之後,就帶我們到挪雍教會的禮拜堂崇拜,教堂座落在半山上,四周沒有一條正路好走,我們懷著激動的心,走進簡陋卻莊嚴的教堂,看到許多身著彝族盛裝的會友,很多人是住在不知名的山麓,有扶老攜幼的,有走三個多鐘頭山路的,人人就像一群羊走進牧場,依次坐在矮小的長條椅凳上,我們實在不捨得看到聖壇上面,有一大片剝落的牆壁已經快穿透外壁了,我們也不忍心數算教堂屋頂,已經露天,失修的瓦片有多少?不能想像颳風下雨的日子教堂如何安然度過?我們大家心受激勵,並安靜地聆聽彝族語聖詩,雖然聽不懂,但卻能感受讚美詩的信息,每當詩班獻詩時,台下許多小朋友也會跟著吟唱,有個小娃娃,都還不會走路,每次大家唱詩,他就很認真地指揮起來,非常可愛。看到他們守在神的家,全教會以赤子之心敬拜祂,人人用專注的神情歌頌天父,我想他們一定時常用詩歌讚美禮拜神的,不然怎會大大小小都會吟唱聖詩呢? 

最後,離開的時候到了,我們這位愛神愛人的譚長老,代表我們二家教會,贈送一筆人民幣給挪雍教會修護教堂,並且餽贈一批聖詩給教會使用。每次,我回想到當初向這群只認識半天的彝族兄弟姊妹,大小朋友說再見時,我的眼淚就不住地湧流出來,那時,很多人一邊唱歡送詩一邊流著淚水,又是擁抱,又是握手,連小孩子也拉著我們的手不要我們離開;在主耶穌的家,我真有福氣,能享有心連心,手牽手,在主的愛裡熱情流淚,寫到此,我的淚水盈眶,不禁又深深地懷念起來!

我也很懷念挪雍教會長老家,那隻灰白色的狗,我們起初看到牠時,狗兒是在房前土場上繞圈子,後來就扒在地上,還向著我們這群陌生客人和藹慈祥地觀望一番,很長一段時間牠動也不動好像睡著了,我看牠很特別,就特別注意這隻不向我們吠叫的狗,上前一看,原來牠雖安靜不動,眼睛卻不時地在觀察周遭情況,牠時刻警戒看守,絲毫不敢懈怠。據主人說,這隻狗不會對基督徒吠叫,如果來人是非基督徒,尤其是心存不良的宵小牠是很不客氣的,天父真的很愛他們,賜一條忠心聰明的狗來看顧家園。 十九日的車程是這次行程中走最長的,車子開十二小時的山路,夜晚十點才到達祿丰縣,漫長的路中,我們就像出埃及走曠野地孤苦的人民,一路祇好找隱蔽處施肥,雖然肥水不落外人田是好心,但確實要下很大的勇氣才行。

這回雲南之行讓我再次領會到神的大能、大愛,感謝天父!我以前也住在中國,後來神帶領我到泰國後又來到美國,但是數十年來,雖然主耶穌住在我心中,我深知不可離開天父,我也明白主代我死的功勞,但我一直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卻在這次,我看到中國的信徒雖然長期受到壓抑,但父神的手仍伸不縮,加柴加炭挑旺火種,雖然環境困苦,但聖神使他們有富足的心靈,不怕辛苦,只求親近主,因此可以來回翻山越嶺走七小時的路來聚會,整個教會,大大小小同聲讚美歌頌主,他們是多麼快樂呀!懇求主賜我力量,幫助我像這群心靈富足的遠方兄弟姊妹一樣,那麼親近主!那麼愛主! 十九日的車程是這次行程中走最長的,車子開十二小時的山路,夜晚十點才到達祿丰縣,漫長的路中,我們就像出埃及走曠野地孤苦的人民,一路祇好找隱蔽處施肥,雖然肥水不落外人田是好心,但確實要下很大的勇氣才行。

這回雲南之行讓我再次領會到神的大能、大愛,感謝天父!我以前也住在中國,後來神帶領我到泰國後又來到美國,但是數十年來,雖然主耶穌住在我心中,我深知不可離開天父,我也明白主代我死的功勞,但我一直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卻在這次,我看到中國的信徒雖然長期受到壓抑,但父神的手仍伸不縮,加柴加炭挑旺火種,雖然環境困苦,但聖神使他們有富足的心靈,不怕辛苦,只求親近主,因此可以來回翻山越嶺走七小時的路來聚會,整個教會,大大小小同聲讚美歌頌主,他們是多麼快樂呀!懇求主賜我力量,幫助我像這群心靈富足的遠方兄弟姊妹一樣,那麼親近主!那麼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