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of Christ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電郵     登入     English Ministry     


:: 友站連結 ::
基督之家總網站
基督之家數位資訊館
中國信徒佈道會
聖言資源中心
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福音文宣社
愛聲報
大使命中心
恩雨之聲
網絡基督使團
海外校園
舉目
聖經廣播網
基督教天道福音中心
見證分享

美妙的人生(二)

3/6/2017周瑞華

神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愛就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提摩太前書一5

 

 

   平翰很愛他的主日學校,畢竟是他生出後三個月大(像姊姊一樣),就成為主日學生,對他們兩人來說,在託育兒班,他們每季隨著年齡月份和自主能力的不同更換教室,但隔壁的主日學教室,卻是他們最熟悉不過的。後來他們兩人換到離家較遠的學校上學,但他們仍然留在原來學校的主日學。平翰和姊姊雖然沒有銜著銀湯匙出生,(矽谷兒童很多金銀父母)但平翰和姊姊從襁褓時到會爬會跑,育嬰託兒學前班及學校,每個階梯每一條路,幾乎是全天候全時間,四周圍環繞的都是天使天軍在照顧著。每天,這群人;老師、同學、校長、抱著牽著小朋友的爸媽、還有很多同校的大哥大姊甚至是他們的家人,加上常常見到的像自家祖父的主日學校長,每個人都帶著基督的愛來愛他們,孩子們快樂長大,大小天使,當然變成大小朋友!聽說平翰人緣不錯,平翰主日學的學校教堂比較小,所以主日學校與教會(Campbell Church of Christ & Campbell Christian School),他們同意這個小朋友的安息聚會(Celebration of life)就在就讀的學校(Ventura Christian Church & Los Gatos Christian School)禮拜堂舉行。當天我們從舊金山下去,一開始山路途中偶而還下著雨,我正擔心我們二家教會的兄姊的車子,事實上我不清楚誰會開一個多鐘頭的路,去參加一個小朋友的聚會?沒想到在半路中,天空烏雲漸漸變色,還迎接太陽大大的露面。一直到聚會結束,所有停車場,每一輛車都不怕車停多遠,因為沒有下雨!(學校腹地大,設有多處停車場,好方便教會禮拜時使用)我想連續幾天的豪雨今天停了,從1/25到今天3/12,我的淚水也應該停下來才是。節目單上寫Christian Matthew Wong 黃平翰  Coming Home: 黃基督徒馬太,他的名又叫黃平翰,3/12是返回天家的聚會。他有五歲二個月的世間年日,人們包括我都想,這麼一點的時間,他到底又能帶甚麼回天家?參加聚會的會眾幾乎坐滿了會堂,這是日後教會的凌偉健牧師告訴我的。每個座位一定坐個愛他的人,他們要黃基督徒馬太,他的名又叫黃平翰的孩子帶著滿滿的愛,返回天家述職。

  許多人輪流上台敘述黃平翰的故事,很多內容 是我第一次聽到。一位老師還沒開口就失聲掉淚,她是平翰才轉到這裡Pre-School的老師之一,她從平翰那裡學到許多,也得到很多。有一天,她向小朋友解釋生病,說如何勇於面對和積極治療,並拿一張她掉頭髮的光頭照,平翰抱著她,告訴她:老師,妳很漂亮!(也許平翰的媽媽,我女兒也為了兒子的心,前些時候,把她最重視保養的頭髮剪下,餽贈給癌症患者使用 )平翰在JK的現任老師們也輪流說他的故事。學校是在半山區,有一天,下雨天黑又停電,他們班正好坐在黑漆漆的大廳裡面,全是4多歲的娃娃,有個小朋友看到牆壁上鏡框畫相,好像有奇怪的反射亮光,就害怕不安極了,他一向是平翰的好夥伴,平翰馬上出聲安慰:那張畫是耶穌!他是我們的好朋友!結果,好夥伴和全班大家都不怕了,放心地等候光明來到。有一位老師說,平翰很機靈,反應很快,有一回老師在教室通道的另一端,隔着好幾個教室,平翰大聲疾呼說:老師 !我好高興!我們要表演我最愛的詩耶穌愛我!這位老師趕緊跑過來,一邊用手指比著嘴,一邊小聲說在通道上不可大聲!沒想到這個小朋友也小聲地說,老師,在通道上,不可跑步!(這首耶穌愛我的詩歌,歌詞很適合他的一生,難怪他如此看重,所以也在聚會中吟誦紀念他)他同時很愛當領導者,媽媽怕他太超過,會阻礙其他的同伴,就找老師們商量。每天問他上課大小情況,媽媽發現他為什麼老是舉手代領全班禱告?因為這個小朋友在自己的家,在餐桌上最愛跟姊姊爭領禱權。我曾經在他們家遇到過,那時,他們還小,弟弟還在學講話,有一晚,女婿在電話中忙著,要大家先開動吃飯。平時是姊一三五,弟二四六公平輪流領歌謝飯,那天這個弟弟硬要爭取卻沒成功,於是姊姊就很欣慰帶領眾人唱謝飯歌,唱完阿們正要開動,他們的媽媽出聲阻止兒子說:黃平翰,你剛才閉嘴沒唱謝飯歌,不能吃飯!平翰尷尬地坐在高椅上,眼睛也不敢看誰,雖然桌上阿嬷的料理很好吃的樣子,他也不好意思傻看注視。這時,忙完事的女婿,急急走來坐下,好像在趕進度,拿著餐具就要吃起來,平翰立即出聲:爹,你沒禱告不能吃飯!女婿趕快低頭要禱告,我這個外婆,立刻補一句:平翰,趕快帶爸爸謝飯!平翰露出快樂天使的笑容,大家再一次感恩。他也放心拿到面子,又吃到裡子了。後來他漸漸學會禱告,先是為周邊的家人,漸漸圓周擴大到學校主日學他所遇到關心的,甚至我還聽到他也為他所喜愛的迪斯尼樂園謝謝上帝!他老是舉手代領全班禱告,這麼特別的習慣,媽媽怕他太超過,會阻礙其他的同伴的權利,希望老師盡量叫別人帶領禱告。結果老師回答說,她也這麼想讓大家輪班,但偏偏每天問誰要禱告時,大家都不舉手,幸虧有Christian Matthew Wong 黃平翰,每次,他都等到真的沒人舉手時,他才出面舉手。我不知道女兒怎麼想,我這麼老了,到過許多教會,知道這種情況,別的事可以舉手,在眾人面前禱告,是要有很多很多聖靈的催逼和感動才行,這點往往從教會的牧師長執同工身上學到。看來,平翰是有一點傳道人的氣質,好像也有長老的模型,事實上,不用我來論定他一生,他不是名字早就定論他是 基督徒馬太,他的名又叫黃平翰的孩子嗎?

 一段時間後,我慢慢一點一點知道黃平翰最末了的情況,是有點溫馨和悲壯。先是知道前兩天,他在家中最後的晚餐,是姊姊黃平安主領禱告,她有一段祈禱說:[主啊!謝謝你!我深知神在我心中,我求你也讓我弟弟黃平翰確切知道主耶穌永遠永遠在他裡面。] 一個看似分享的祈求禱告,現在我會覺得這是蒙主憐憫,姊弟親情的禱告,神讓這小姊姊誠心為弟弟將要來的大事祈求;加油打氣,不要懼怕即將到來的,因為我們有主耶穌同在!那段在急診室的時間,想必是從起初宣稱,認定是急性的哮喘時的緊張,到不行更嚴重,再回診時,眾醫生認定情況危急,但原因不明,我可想像那種驚濤駭浪的嚇人場面,甚麼方法都試了,那孩子呢?女兒說他只有一次在昏睡中醒來,告訴媽媽說胸部有點痛。之後他就昏睡時間較多,醫生說,孩子應該是不會痛了,因為身上注射太多太多的藥劑,應該沒有痛覺才是。果然他幾次昏睡,話語也少。最後一次醒來,說話較清楚,他說他要禱告,他就微弱細聲使出全身的力道,因為音量很小,聽不太清楚,媽媽也沒警覺重要性,也沒習慣要錄音錄影照相,甚麼都沒想到,只有跟他一起禱告。她大約聽到他為好友禱告,其中也提到他這幾天的生活,有很多聽不清楚,阿們後,也沒問平翰禱告內容,他終於不再打開眼睛。媽媽爸爸姊姊都不知道這是平翰最後張眼開口出聲最後的禱告!沒有幾個小時,他變成植物人,床邊醫護人員,大家還在想辦法!有一個護理師,從頭到尾照顧平翰,在這個小朋友最後的時刻,一步不離在旁的人,很奇妙的,在幾小時之內,就與平翰建立友誼,平翰轉診到史坦福醫院後,他一直關心,持續追蹤連絡。後來,平翰這個最後認識的朋友,也特別請假,趕來參加安息聚會,如同好多好多只有平翰認識的人也來赴會,我們(我們是指女婿女兒)雖不認識這些人,但相信許多人與他之間,一定有美麗溫馨感人,還沒公開的故事,我多麼想要知道這一切,平翰是如何做到的?

 在舉行安息聚會前,我是很自怨的,以為在我人生中的黃金歲月從平翰離世後就沒有了,畢竟碎了一大角怎麼補回?神早知道我的軟弱,需要鼓勵安慰;在1月31日,教會循例,(凡有第五個主日,視為福音主日禮拜)邀請腦外科羅裕康醫生證道。醫生非常愛主,他在傳道檯上可能比開刀房時間多,但他的醫術是非常出名的。他曾經以臨床經驗,醫生的眼光來探索死亡及靈魂問題,相當受人重視。這回是新春,他談人生享受的各種種福樂,如勞碌中享受所得的,享受口福之樂等等。這肉身之外,我們更有心靈經歷的福樂,他舉英國報章徵求(誰是最快樂的人)比賽揭曉前五名為例:1.一個同嬰兒沐浴的母親2. 一個在沙灘築堡壘的孩童3. 一個剛成功完成極困難手術的外科醫生。4. 一個剛完成創作新產品的藝術家5. 一個剛分娩的婦人,一手抱嬰孩,一手握丈夫。種種這些福樂外,基督徒是追求屬天更高層的福樂。英國報章徵求前五名最快樂的席次,我也曾上過榜!而且是多次呢!蒙神恩典,我是媽媽,1.5.是人生多次的經歷。2.是我從小在海港高雄長大,假期常在西子灣沙灘上檢貝殼玩堆沙。4.我是半個藝術家,繪畫雕塑時常蒙神光照,變成很有靈感來創作,也常一人時,激動禱告感謝神的襄助!至於3,多年前,我的二姊返台參加小學同學會,有人攜家帶眷來向她致意,並感謝七十多年前,我父母救命之恩,我父親是兼內外科的醫師,母親是非常優秀的助產士,那時在垂危又緊急情況中完成手術,終於使他們獲救,母子均安,人們感念至今,我們才知道這個案子,事實上我們從小就知道父母救了許多生命的故事,只是像漸漸退色的歷史往事,這回有當事人鄭重提及,突然,我們也就像(一個剛成功完成極困難手術的外科醫生)一樣的心情,滿懷喜悅。如今細細數算神恩,哪點比人少?神要我們追求心靈更高層次的福樂,羅醫生用傳道人的心要大家記得,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本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四:17-18 ] 我知道從今以後,每逢想起平翰的時候,這經句一定會提醒安慰我的。

 

 

 

 

          見證神的恩惠   蒙救贖的美妙人生  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約書亞記廿四章15

 

  

  黃平翰,在神國裡的家譜,若排列出來,從他本家而言,他是黃國帝的長子,Harry Wong的長孫,是第三代基督徒。從平翰他外婆娘家黃氏家族而言,在神國裡的家譜,祖先可上溯到台灣最早期的傳道人黃深河1829-1898(第一代)。三女黃含(第二代)嫁傳道師胡肇基。長女胡勸(第三代)嫁台南初代基督徒黃月德1843-1907長老的長子黃登燦(第二代)。次子黃酉樂(依母系第四代,依本家則為第三代)在1933年娶許厝後代女兒顏盈量為妻,這就是平翰媽媽(依先祖,母系第六代,依本家則為第五代)的外祖父母。(註:滿清時期,台南許厝的產業甚大又與英商合夥,三世文學之家,勢財具備,1868年開始,英籍馬雅各醫生向他們租用台南二老口大厝為傳教基地,許厝腹地甚大,三進屋宅厢房大宅院,裡頭就設了醫館、藥房、外科房、病房、有禮拜堂、神學院(時稱大學)、男子中學校,還有許多客房倉庫供傳道人、牧師、醫生使用。此地名稱為舊樓,直到1900年歸還。這時許厝財富早就很奇怪地盪然無存,而這個許厝家族是福音傳播重要的舞台,他們幾代中,竟然沒有一個基督徒)。黃平翰,他有不同的身份,依本家,是第三代基督徒。依母親的先祖,他是擁有第七代,和第六代基督徒的名號。從家譜中看到他的先祖,在福音傳入台灣的最早期時,就蒙救贖,他們都是平凡的草民,黃深河甚至是賭徒土匪,卻能認罪受洗,成為有說服能力的福音見證者,也成為早期台灣本土重要的傳道人。或有抽鴉片的惡習,卻能因主而改變,因為是優異的泥水匠,成為參與建造多所禮拜堂、醫院和學校的黃月德長老。許多先祖大都在帶職傳道。當四處宣講福音時,他們當中一定有人學著約書亞的經典名言告訴眾人說: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歷經數代的婚姻和孳息的後代,一定是蒙神的救恩和安排,否則,又有甚麼因素能跑出一個黃平翰?

 

  我們的牧師,舊金山基督第二家教會劉國安,他一直是溫文儒雅,像父親型的牧者來照顧教會。大小事上都非常忠心!尤其準備證道上絕對是用盡心力,師母知道牧師的證道是出自聖靈的感動,幾十年來都沒有用同樣重複的講章!牧師這次也因黃平翰短暫的一生而感觸很深。在3/27的主日證道上,以(我的救贖者活著)約伯記約伯說的話為信息。牧師陳述救贖者的意義;是辯護者、是中保、是律師、是維護者、是救贖者。就引用路得記所敘述的經歷,救贖是中間最重要的主題。當這個自認再也不叫甜美的拿俄米要變成苦楚的瑪拉時,神引導路得遇到一個可作他們親人代贖者保護他們時,拿俄米重新得到盼望。牧師提問約伯在甚麼情況下終於知道救贖者活著?約伯渴望要瞻仰看見救贖主,終於憑信說: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牧師再以新約時代,看見復活的耶穌就徹底改變人生的掃羅成為保羅的例子,許多人因蒙福而能蒙救贖,終於造就可貴的人生!劉國安牧師在禮拜後,找到我,垂著淚水殷切地解說,他是為這個黃平翰外婆也名叫拿俄米的會友來講今天的道,他同時───我相信牧師並不是輕易向外人表達這麼強烈的情緒──說他心中常常想到黃平翰,在準備講章時,哭了好幾次。當我這個自以為是該改名叫苦楚的瑪拉時,在此時,默默流下慚愧眼淚,主的愛那麼多,我竟然膽敢裝做沒看到?有耶穌基督在家的教會,被召來的人,像葡萄枝,我們是前後,上下接連在耶穌基督救贖主的身上,而成為主內的肢體,大家同享園子裡面一切供應和保護,是甘甜幸福的,因此,基督徒蒙救贖的恩典,是人生最美妙的。就在牧師的淚痕中,大家同感一靈──感受如此神聖妙愛!因為我們的救贖者活著!感謝讚美神!說阿們時,我就回到叫甜美的拿俄米了!